红玫瑰和白玫瑰退圈了

感谢大家一年来的喜欢和关注,没能更进一步,也没能有所成绩,非常抱歉。
在这一年里,我得到了过去二十年都没有得到过的认同和喜欢,感谢每一位喜欢我的小可爱。
你们的爱,将会在未来,成为我过去灰暗人生中的一线光明,成为支撑我走下去的希望。
在最失意的时候,我会记起,我不是一无是处,也不是一无所有,我被爱过,被支持过,被认同过,被喜欢过。
也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要吝啬自己的善意与喜欢,你的一句话,或许能够成为一个人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或许能够在最后一刻挽留住ta。
再一次感谢大家,非常感谢!
✿ヽ(°▽°)ノ✿

【反逆白黑】非法成精

一个很短、不讲逻辑、没有剧情的色色的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个人在自己一个人创造生命大和谐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特殊的小癖好,比如鲁鲁修,他就喜欢夹着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埋进松软的棉织物里。

俗称ri被子。(不

于是这床常年受到青年精♂气滋养的被子就这么在建国之后强行C位出道成了精。

从那之后鲁鲁修再也没有ri过被子。

因为自己是被ri的那一个。

被子精朱雀表示:风水轮流转,这下终于轮到我弄脏你里♂面了。

鲁鲁修表示:自己ri成精的被子,跪着也要成♂受。

非常和谐的拉灯HE。




【反逆白黑】手机?嗯!手机!

一个写给 @露景澈 的前言不搭后语不讲逻辑的she情小段子。

强行尬梗最为致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反正还是写出来了,内含噎死人的长句子。

在成为一名年更段子手的边缘反复试探(⊙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佬鲁鲁修暗恋公司里新来的同事朱雀,这个后辈长着一张怎么看都是直男的俊脸,但又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鲁鲁修,撩完之后还笑得一脸纯良,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让人完全气不起来。

给看不给吃,给撩不给艹,鲁鲁心里苦,鲁鲁想哭哭。

有一天他们因为一些笔者想不出来所以懒得写的原因进行了一次亲密的、单纯的肢体接触,鲁鲁修感受到了抵在自己后腰上的不明硬♂物。

想着自己对朱雀各种明示暗示,对方表面一副完全不解风情的样子,但身体却如此诚实,难道这些日子的无动于衷是在装傻想看自己单方面出糗吗!

好家伙,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浓眉大眼的朱雀!

内心戏多到一塌糊涂感觉自己被欺骗的鲁鲁修红着耳尖怒声咆哮到:“朱雀!走开!你顶到我了!”

朱雀一脸纯良+懵逼的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鲁鲁修,委屈巴巴的说:“前辈……那是……我的手机…”

鲁鲁修感觉自己受到了堪比彗星撞地球和妹妹嫁人的致命打击,愤怒的摔门而去。

后来因为一些笔者懒得想所以更别提写的原因,枢木朱雀这个木头疙瘩终于觉悟了,不用在意他是怎么觉悟的,反正他们俩不管怎样都是要搞在一起的。

当鲁鲁修被按倒在床上并被一个威♂慑♂力十足的硬物抵住的时候,本着不皮一下我全身难受的原则,鲁鲁修挑衅的回头看朱雀,说:“喂!你的手机顶到我了!”

朱雀露出纯良的笑容,拉开拉链,伏在鲁鲁修耳边轻轻的说:“这一次可不是手机哦,前辈。”

于是他们*了个爽。

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手机呢。但是前辈炸毛的样子真可爱,扶我起来,我还能和我的前辈再♂战五百年!

拉灯HE(*╹▽╹*)

厚颜无耻的给自己的段子专门搞了一个tag,方便大家查阅_(•̀ω•́ 」∠)_

噫~说得好像有人会看一样。

入圈快一年啦,虽然自己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进步,但不管怎样,还是感谢每一位喜欢我的小段子的小可爱呀~

【反逆白黑】草莓

大家好,我又来脸滚键盘了。

不讲逻辑的一句话段子,灵感来自于和同事的嘴炮。

有一个愿意陪你玩骚话pk的同事真是有趣极了,每天都像活在德云社里。

虽然他根本玩不过我哈哈哈哈_(•̀ω•́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在料理台前洗草莓,朱雀站在他身后,看着白皙的手指在水流和艳红的草莓间交织,最终在爱人的侧颈落下轻轻一吻。

鲁鲁修捻起一颗去了蒂的草莓反手塞进朱雀嘴里。

“甜吗?”

“酸的,一点都不好吃,叱咤菜场多年的老司机也有翻车的时候。”朱雀皱眉摇头。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鲁鲁修嗔怒,说着又喂了朱雀一颗草莓。

“可是真的很酸啊!”朱雀含糊不清的说着。

“那……”鲁鲁修转身,一口咬上了朱雀的锁骨,认真的说:“那我给你种一颗甜的你要不要?”

拉灯HEヾ(≧O≦)〃

太太写文:文曲星下凡。

我尬段子:脸滚键盘。

【反逆白黑】请打直球

依然是不讲逻辑和剧情的瞎jb写。

我怎么想都觉得朱修夫夫没有不能在一起理由,人设可以炸裂,但是他们俩必须得在一起!对没错,这就是我瞎jb写段子的理由!(被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C的大外甥鲁鲁修最近一直闷闷不乐。

鲁鲁修说:老姨我暗恋一个人挺多年,明示暗示过很多次但他就是不开窍,这可咋整?

CC看了看在旁边逗猫逗得不亦乐乎的枢木·基佬中的钢铁直男·朱雀,说:对付这种死直男你应该一个直球上去抽醒他。

……

鲁鲁修:朱雀。

朱雀:嗯?

鲁鲁修深情款款的看着朱雀:朱雀,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朱·直到不能再直的基佬·雀:哇!鲁鲁的演技好棒!我差一点就信了!这样表白一定没问题的!加油!

……

不过后来朱雀还是开窍了,因为鲁鲁修在下一秒吻上了他的嘴唇。

CC露出了真正意义上的姨母笑,默默抱走了碍♂事的猫,深藏功与名。

拉灯HE✿ヽ(°▽°)ノ✿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在被解雇的边缘大鹏展翅。

没办法,公司办事效率太低,等他们做个摆台,黄花菜都要长毛了。我们门店能怎么办,门店也很绝望啊!只能撸袖子自己上了⊙_⊙

_(•̀ω•́ 」∠)_字丑也拦不住我要浪。

总是要给无趣的人生创造一点乐趣。

在夫子庙看到了一家名字很好玩的店。

来啊~来约呀~约不约呀~我要睡粉!谁都别拦我!(说着掀开被子拍拍床单,一本正经的耍流氓,我说约你盖被纯聊天你信不信✿✿ヽ(°▽°)ノ✿)

因为我不愿意站队所以总找我麻烦的两个事儿逼领导一个被开一个调离,又懒又笨干活拖泥带水的智障新人辞职,新换的小领导和新来的几个小兼职人特别好。

被失眠困扰多年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尝试了褪黑素,非常有效。不得不说,能睡着觉的感觉真好,世界从480p卡顿标清变成了1080p+流畅超清,整个人清爽了不少。

很久没跟家里联系了,没有那堆烦人的碎碎念在耳边环绕,工作也顺心,睡眠有了改善,最近的休息日也都约了同事出来逛街,前两天还去了漫展,再加上南京的晴天变多了,天时地利人和,统统都给了我,可以说近期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开心。

再过十天就要二十二岁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会是我这几年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摆脱了家庭主妇的生活,甩开了又穷又丑又矮又渣的前男友,在非常喜欢的店里上班,有了一群人超好的同事,有我点名要的红白玫瑰和小裙子,有被精心挑选出来的、未知的小玩具。

朋友,祝福,礼物,鲜花,蛋糕,在过去很多年中这些我无比想要拥有却从未拥有的东西,我都会得到,就在十天之后。

我从未如此期待过一次生日,在我二十二年的人生中,这是属于我的,最大也是最华丽的一场盛宴。属于我的盛宴,为我而举办,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盛宴。

能看到这条碎碎念的小天使里有没有南京的小可爱呢?愿意来吃我的生日蛋糕吗?啥也不用带,带着对我的祝福过来就好!ヾ(❀╹◡╹)ノ~我会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开心的哟!

【反逆白黑】要来点……冰淇淋吗?

依然是不讲逻辑的傻白甜一句话段子,不存在什么人设和剧情,瞎鸡儿乱发糖。

突如其来的勤奋?

给自己攒人品,希望一觉醒来之后雨能停,我要美美的逛漫展。诶?我是不是还有一个沉寂了八百年的漫展直播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怕热,特别喜欢吃冰淇淋,尤其到了夏天,恨不得拿这些冷冰冰的东西当饭吃。以前年轻活力旺盛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年龄大了再加上工作忙碌,就落下了个胃痛的毛病,但还是阻拦不住吃货的一颗赤诚之心,哪怕闹肚子也要贪一口凉爽。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他和枢木朱雀正式在一起之后。

鲁鲁修不开心,这个人明明嘴上称呼自己前辈可却一点不尊重前辈呢!前辈就是想吃个冰淇淋而已!

鲁鲁修窝在沙发里生闷气,朱雀绕到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干什么?”鲁鲁修没好气的扭头看他一眼,紧接着被朱雀冰凉凉的唇堵住了嘴。

哟,今天的冰淇淋是草莓牛奶味的。

鲁鲁修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反逆白黑】都是套路

依然是不讲逻辑的对白向一句话段子。

三米之外男女不辨,十米之外人畜不分,说得就是我本人了_(:з」∠)_不过一米之内还是能看清一点五官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

“嗯?”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个高度近视,而且今天没戴隐形眼镜。”

“所以呢?”

“所以我要这样才能看清你哦。”朱雀凑到鲁鲁修面前,绿眼睛眨巴眨巴,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容,飞快地给了鲁鲁修一个么么哒然后扭头就跑。

“笨蛋,喜欢我就直说啊。”鲁鲁修捂着泛红的脸颊低声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