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和白玫瑰退圈了

感谢大家一年来的喜欢和关注,没能更进一步,也没能有所成绩,非常抱歉。
在这一年里,我得到了过去二十年都没有得到过的认同和喜欢,感谢每一位喜欢我的小可爱。
你们的爱,将会在未来,成为我过去灰暗人生中的一线光明,成为支撑我走下去的希望。
在最失意的时候,我会记起,我不是一无是处,也不是一无所有,我被爱过,被支持过,被认同过,被喜欢过。
也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要吝啬自己的善意与喜欢,你的一句话,或许能够成为一个人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或许能够在最后一刻挽留住ta。
再一次感谢大家,非常感谢!
✿ヽ(°▽°)ノ✿

【反逆白黑】贼

不是爆发,就是想瞎jb写。

不讲逻辑的一句话智障段子,强行尬老梗,全是bug,闭眼吃糖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谁能想到昔日名震世界的国际大盗会在一个偏远又不知名的城市落网,并被囚禁在这小小的审讯室中。虽然隔着双面玻璃,那人也被重重锁链拷在远离镜面的地方,可鲁鲁修总是觉得那个人仿佛知晓自己的存在,那双充满占有欲和掠夺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才是被枷锁套牢的那个人。

鲁鲁修摇摇头,把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走进审讯室。

“枢木朱雀,我知道这里困不住你,你要耍什么花招,说吧。”鲁鲁修也懒得绕弯子,抿了一口咖啡,上一秒还在想这咖啡豆不如家里的好难喝,下一秒就被不知何时挣脱桎梏的大盗狠狠吻住,甚至连双手也被锁住。

唇舌纠缠间,朱雀轻声道:“我的好警长,你追了我这么多年,做过无数次犯罪侧写,知不知道我最想偷的东西是什么?”

鲁鲁修刚要出声,便被捂住了嘴巴,朱雀微笑,轻轻蹭了蹭鲁鲁修额前的碎发,黑色与棕色的发丝暧昧的交叠在一起。

“你猜猜看,今天我要偷点什么呢?”

纤细又不失满力量感的小麦色手指划过白到近乎病态的脸颊,滚动的喉结,略微紧张而起伏的胸膛,最终在此停下。

朱雀湿热的舌尖舔上微凉温润的耳垂,感受到身下的人猛地一僵,朱雀这才开口: “这里已经全是我的人,你也是我的。今晚,我要偷走你的心。”

并没有车,拉灯HE*罒▽罒*

【反逆白黑】此浪非彼浪

一如既往的智障段子,不讲逻辑,强行尬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朱雀捧着一个大海螺,往里面吹了口气,放到无限作妖的朱利叶斯耳边,说:“听到没,里面全是你浪的声音。”

朱利叶斯拍开朱雀的手:“我还有更浪♂的声音,你想听吗?”

朱雀一脸冷漠:“不,我不想。”

于是朱利叶斯踏上了漫漫勾♂引路。

拉灯HE ฅ( ̳• ◡ • ̳)ฅ

【反逆白黑】心动的声音

不讲逻辑的一句话智障段子,强行尬梗。

装病雀x医生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抱着病历本例行查房,又见到了那个前几天就应该出院但就是嚷嚷着不舒服不肯走的病人。

“今天又是哪里不舒服啊?”鲁鲁修扶了下眼镜。

“医生,我胸口闷闷的,喘不上气,心跳的好快。”朱雀煞有介事的揉着胸口,眼睛亮晶晶的,活像只撒娇的大型犬。

鲁鲁修叹气,一边心想怎么遇上这么个胡搅蛮缠的家伙怕不是医闹要讹我,一边又认命的掏出听诊器。

“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啊,医生。”朱雀委屈的眨巴眼,“我好难受。”

朱雀的声音通过听诊器传过来,听起来闷闷的,鲁鲁修说到:“完全没有任何异常。”

“怎么会呢!医生你再好好听听!这里面全是心动的声音和爱你的声音!”朱雀一脸骄傲。

鲁鲁修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收好听诊器,按下床边的按铃:“保安,把这个无理取闹的家伙叉出去。”

于是大汪汪开始了漫漫追妻路。

拉灯HE(* ̄3 ̄)╭♡

【反逆白黑】大猫

一如既往的智障段子,不讲逻辑,老掉牙的烂梗,短,一切废话只是因为我想写最后一句话。

八月份开始吃药接受治疗,现在病情有所好转,不过因为吃药吃得脑子非常不灵光,表达能力更差了,所以没有人物对白出现,只有干瘪苍白到不行的叙述。

猫妖朱雀×上班族鲁鲁修,CC打酱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在下班路上捡到了一只的小奶猫,小猫窝在草丛里,身上脏兮兮的,被抱起来的时候虚弱得连眼睛也睁不开。

从来没养过小动物的鲁鲁修花了好大功夫,总算是救活了这个小家伙。

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后来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娜娜莉也出去读大学,一个人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着实无趣。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家里多了个毛绒绒的小东西每天蹲在门口等着自己回家,给这个冷冰冰的屋子添了一些生气。

小猫在鲁鲁修的静心照顾下很快恢复健康,活泼得像只小老虎,精力旺盛得不像话。面对这么好动的猫咪,鲁鲁修有时候会想这是不是一只投错胎的狗。

鲁鲁修的同事CC每次来撸(蹭)猫(饭)的时候,小猫总要对着她又抓又咬,CC提议道:“鲁鲁修,你看他这么小就这么皮,以后长大了还得了,不如趁早阉了。”

鲁鲁修一寻思也是,于是开始认真的准备起猫咪绝育功课。

带猫绝育的前一夜,鲁鲁修半梦半醒间被一个青年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当他被这个绿眸棕发的青年x得爽到飞起不省人事的时候,青年幽幽在他耳边说:“鲁鲁修,是不是很庆幸没把我给阉了。”

拉灯HE(๑‾ ꇴ ‾๑)


【反逆白黑】非法成精

一个很短、不讲逻辑、没有剧情的色色的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个人在自己一个人创造生命大和谐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特殊的小癖好,比如鲁鲁修,他就喜欢夹着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埋进松软的棉织物里。

俗称ri被子。(不

于是这床常年受到青年精♂气滋养的被子就这么在建国之后强行C位出道成了精。

从那之后鲁鲁修再也没有ri过被子。

因为自己是被ri的那一个。

被子精朱雀表示:风水轮流转,这下终于轮到我弄脏你里♂面了。

鲁鲁修表示:自己ri成精的被子,跪着也要成♂受。

非常和谐的拉灯HE。




【反逆白黑】手机?嗯!手机!

一个写给 @露景澈 的前言不搭后语不讲逻辑的she情小段子。

强行尬梗最为致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反正还是写出来了,内含噎死人的长句子。

在成为一名年更段子手的边缘反复试探(⊙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佬鲁鲁修暗恋公司里新来的同事朱雀,这个后辈长着一张怎么看都是直男的俊脸,但又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鲁鲁修,撩完之后还笑得一脸纯良,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让人完全气不起来。

给看不给吃,给撩不给艹,鲁鲁心里苦,鲁鲁想哭哭。

有一天他们因为一些笔者想不出来所以懒得写的原因进行了一次亲密的、单纯的肢体接触,鲁鲁修感受到了抵在自己后腰上的不明硬♂物。

想着自己对朱雀各种明示暗示,对方表面一副完全不解风情的样子,但身体却如此诚实,难道这些日子的无动于衷是在装傻想看自己单方面出糗吗!

好家伙,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浓眉大眼的朱雀!

内心戏多到一塌糊涂感觉自己被欺骗的鲁鲁修红着耳尖怒声咆哮到:“朱雀!走开!你顶到我了!”

朱雀一脸纯良+懵逼的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鲁鲁修,委屈巴巴的说:“前辈……那是……我的手机…”

鲁鲁修感觉自己受到了堪比彗星撞地球和妹妹嫁人的致命打击,愤怒的摔门而去。

后来因为一些笔者懒得想所以更别提写的原因,枢木朱雀这个木头疙瘩终于觉悟了,不用在意他是怎么觉悟的,反正他们俩不管怎样都是要搞在一起的。

当鲁鲁修被按倒在床上并被一个威♂慑♂力十足的硬物抵住的时候,本着不皮一下我全身难受的原则,鲁鲁修挑衅的回头看朱雀,说:“喂!你的手机顶到我了!”

朱雀露出纯良的笑容,拉开拉链,伏在鲁鲁修耳边轻轻的说:“这一次可不是手机哦,前辈。”

于是他们*了个爽。

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手机呢。但是前辈炸毛的样子真可爱,扶我起来,我还能和我的前辈再♂战五百年!

拉灯HE(*╹▽╹*)

厚颜无耻的给自己的段子专门搞了一个tag,方便大家查阅_(•̀ω•́ 」∠)_

噫~说得好像有人会看一样。

入圈快一年啦,虽然自己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进步,但不管怎样,还是感谢每一位喜欢我的小段子的小可爱呀~

【反逆白黑】草莓

大家好,我又来脸滚键盘了。

不讲逻辑的一句话段子,灵感来自于和同事的嘴炮。

有一个愿意陪你玩骚话pk的同事真是有趣极了,每天都像活在德云社里。

虽然他根本玩不过我哈哈哈哈_(•̀ω•́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鲁修在料理台前洗草莓,朱雀站在他身后,看着白皙的手指在水流和艳红的草莓间交织,最终在爱人的侧颈落下轻轻一吻。

鲁鲁修捻起一颗去了蒂的草莓反手塞进朱雀嘴里。

“甜吗?”

“酸的,一点都不好吃,叱咤菜场多年的老司机也有翻车的时候。”朱雀皱眉摇头。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鲁鲁修嗔怒,说着又喂了朱雀一颗草莓。

“可是真的很酸啊!”朱雀含糊不清的说着。

“那……”鲁鲁修转身,一口咬上了朱雀的锁骨,认真的说:“那我给你种一颗甜的你要不要?”

拉灯HEヾ(≧O≦)〃

太太写文:文曲星下凡。

我尬段子:脸滚键盘。

【反逆白黑】请打直球

依然是不讲逻辑和剧情的瞎jb写。

我怎么想都觉得朱修夫夫没有不能在一起理由,人设可以炸裂,但是他们俩必须得在一起!对没错,这就是我瞎jb写段子的理由!(被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C的大外甥鲁鲁修最近一直闷闷不乐。

鲁鲁修说:老姨我暗恋一个人挺多年,明示暗示过很多次但他就是不开窍,这可咋整?

CC看了看在旁边逗猫逗得不亦乐乎的枢木·基佬中的钢铁直男·朱雀,说:对付这种死直男你应该一个直球上去抽醒他。

……

鲁鲁修:朱雀。

朱雀:嗯?

鲁鲁修深情款款的看着朱雀:朱雀,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朱·直到不能再直的基佬·雀:哇!鲁鲁的演技好棒!我差一点就信了!这样表白一定没问题的!加油!

……

不过后来朱雀还是开窍了,因为鲁鲁修在下一秒吻上了他的嘴唇。

CC露出了真正意义上的姨母笑,默默抱走了碍♂事的猫,深藏功与名。

拉灯HE✿ヽ(°▽°)ノ✿